胡律师:13306647218

法官需考什么?宋代司法官选任的“三考”法

时间:2021-07-04 03:11:17

宋代统治者在吸取五代十国礼法崩溃的教训后,非常重视“政治刑”的建设,一致认为“在普通行政中,狱讼断绝”。为了巩固新的政权,以太祖、太宗为代表的宋王朝统治者,制定了一套严谨的选官考核程序,用于参与监狱诉讼的地方官的选拔。比如《宋史刑法志》记载:“宋行承袭五季之乱”,换句话说,在宋朝,京官、朝官、幕官、州县官等官员都要学习法律法规。只有懂得法律知识,通过法院规定的法律考试,才有资格破案。也就是说,正如宋太宗所说:“法律之书在政治上非常丰富。如果人们不懂法律,行动就太多了。”

科举取士的法律意义审视

起源于隋朝的科举制度是中国古代官员选拔制度的一个样本。宋代科举虽以四书五经为主,但考试内容中也包含法律法规。宋神宗元丰四年,规定:“士试经书,论语,孟子之义。除了法律,他们还要加上法律的意义,省去了两个检验。”也就是说,在科举考试中,参加进士科研的学生不仅要考经的知识,还要考法与义,在不参加省考的情况下,把法与义加入省考。

宋朝除了在科举考试中统一考法义外,还在科举考试中设置了新的科法科目。《宋史选举志》记载:“明法旧审六例,多审七例,一审二审,三审令,四审五审,六审令,七审法。审判法我还是提问。”李青四年,《明律》考试内容增加了“审判”,答题卡符合法律要求才算合格。《宋会要辑稿选举》说:“明经分各家。赵:等五年前在西宁各路科举考试中,曾依法试法,是新法。”也就是废除旧法明支部,对于五年前在宋神宗西宁取得《明经》科目的举人,要依法尝试其法律意义。这是新的法明分公司。

与旧的科明方法相比,新的科明方法呈现出新的特点:第一,扩大了考试科目的范围。旧科明法考试限于各州县法明乡公举人,新科明法将西宁五年前所有科举考生纳入考试科目范围;二是在考试内容上,新科明法取消了以往纯理论范畴的考试和推理,改为《宋刑统》作为法律学习和实践;第三,新《科明法》支持者政治地位的提高。也就是说,新科法科考试后,身份与进士政治身份相同,官职由吏部授予。基于其特点,结合新科法考试内容单一,不考四书五经,成为很多人谋求仕途的捷径。

对此,御史刘治、宰相司马光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刘智认为:“在近制下,明朝试图用法律,《刑统》大义破案,部长用第一个国王的统治偷走了世界,那些帮助刑法的人,现在,新的分支机构将同时学习这两门课程,并专攻犯罪书籍,这意味着,如果你不再想要肤浅、受伤害的人,那些已经深陷危险的人。”也就是说,新的法律审查的范围仅限于法律、法令、《宋刑统》的规定和实际的定案能力。历代君王都是以礼义治国,辅之以刑法。现在他们不考四书五经,只考刑法条文。这个结果似乎是选择了狭隘

在宋代,通过考试,取得了为官资格,但仍被任用的官员,也应该有一个法定的考试,即“官考”。“官考”分为两类。一种是为有背景的人考法定案,再授官;第二,对初级公务员的“选拔”进行大规模的法律考试,以选拔熟悉法律的人才。在宋神宗,要求进士和具有相同背景的人必须通过“官方考试”,获得司法资格,才能被任命为官员。也就是说,“从现在起,进士,各科同宗的人和受审判监督的人都瘦了,作出审判的判令、大义或判决,授官。不试或不能试,侯为官三年。”。

此外,还有“官考”。自宋神宗以来,官考已正式成为选拔司法官员的法定考试。“凡守选者,二月八月试定案,或法使义五,或议三事,再加义。”

宋代统治者意识到法官的素质与司法公正密切相关。《论语》记载:“狱官皆生民命”,宋真宗也有“判官之职悬于人命,太宗常写诏书,州管其职,利其俸禄”之说,即民之生死,系于判官,不容小觑。

各州县要精心挑选“书记从军”和“司法官从军”,由他们挑选助理局长审理案件,认真对待他们的地位,给他们丰厚的薪水。为此,宋朝最高统治者确立了选拔法官的基本标准:第一,从事司法活动的官员必须是懂四书五经的儒生;第二是能懂法律,知道该怎么做;三是通过专业法律考试。通过这三种考试,不仅选拔出了精通法律的高素质法官,而且宋代学者的实践风格也空前高涨。

此外,在宋代,还需要检验官员调动的法律意义。官员要想转任司法官员,必须参加“审判刑法”的考试,也就是所谓的“乞法”。六年十二月,宋真宗咸平上书:“自此,求法者,问法十道,甚至欲破十法例于徒弟之上.比如全票的,六票以上的也有奖励,五票以下的就不听了。”

同时,宋朝的法律规定了参与“审判刑法”的官员的资格。第三年三月,宁说:“北朝官员选拔两年多,没有盗窃罪。虽然犯罪不止一种,但并不是严重危害。刑法寺首席法官许四儿和各路督导员因同一罪名被点名。”也就是说,各州的经理和司法人员的任命,一定要从那些通过法律考试的人当中作出,也就是“选择生在明朝的人会得到它”。

法官审理法律,并将案件纳入评估

宋代司法审判中最受推崇的原则之一是依法审判原则,刑事和民事案件都必须依法审判。“依法判决”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考察:一是“审理案件只靠干巴巴的证据,结案必须有借口”。对于办理诉讼案件,特别是民事诉讼案件,应该给当事人一个借口,即一份记载政府判决理由的结案法律文书。本文件的主要内容包括适用的法律法规、案件事实和结案理由。第二,我们重视法官引用的法律类型的准确性。在《孝经》中,我们经常看到“依照法律”、“依照顺序”、“依照顺序”这几个词,这其实是在展示不同类型法律的不同适用情况。大多数情况下

宋太宗曾说:“刑法之夫,治国之准绳,帝王天下之名,轻重得失,则风雨四点引人入胜,出入有异,则兆民之兄弟姐妹何如。”宋真宗认为:“刑事监狱的官员尤其需要选拔。经常看四方狱官司。如果官员不是自己人,我宁愿不浪费。”这可以看作是宋代统治者对各州县司法官员“知民疾苦,亲身涉狱讼,审冤”的要求。所以在整个北宋时期,出现了“他知州,通刑,及幕僚,州县官员等。他在北京的时候都是官衔满满的,受命的时候就在法书上提问题,比如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加进宫考。”对于这些任期后来到北京的治安法官,他们不仅进行抽查和询问个人案件,还参加一般的法律考试。如果他们失败了,他们将受到惩罚,甚至导致考试失败。

上述“三审”法迫使司法人员不断学习法令的法律制度,以避免被淘汰或被追究责任的风险。《棠阴比事》记录了宋代士大夫的盛况。“在不同的时代,学者不知道法律,陛下是通过法令进入的,但没有说法令。”因为法官的素养直接关系到政治的清明和社会公平正义的实现,所以一直受到法治国家的重视。认识历史是一面很好的镜子,考察过去是认识现在的好方法。可以说,宋代各级官员特别是司法人员可以作为后人的楷模,为推动当代国家公职人员特别是司法人员依法行政、依法适用法律提供了历史借鉴。【本文是重庆市社会科学规划项目《明公书判清明集》(项目编号:2020 ybfx 33)2020年]

(侯,作者:西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