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法官什么态度,法官为什么要“凶”你

时间:2021-07-03 18:50:28

文章来源:油菜开花的试验实践

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仅供交流。如有异议,请联系并删除

开庭时,法官为什么要“凶”你

我发表过一篇关于律师在法庭上被法官“凶”的文章。今天我就从法官的角度来看,法官为什么要在法庭上“凶”律师。

当然不是每个法官都喜欢凶律师,喜欢凶律师的法官抓到什么律师也不一定凶。

在庭审中,法官扮演着中央裁判的角色,只是因为你在庭审中表现不佳、表现不达标,法官才会给你出示“黄牌”作为警告。

有律师曾经说过,小地方的律师很难有专业的律师。凡是自诩自己是某个领域的专业律师的,都是骗子!

诚然,小地方的案件很少,案情相对简单。如果律师局限于某个专业领域,难道就不想喝西北风吗?

所以小地方的律师往往选择案件的空间很小,收到的案件比较杂,很少有律师只选择专业领域的案件。

小地方的法官审了十几年的案子,会突然发现大部分律师的水平和十几年前没有什么变化。

评委不一样。法官的收入虽然没有律师高,但法官一年能处理的案件比律师多,更不用说上级法院要出台改革的压力了。

所以,法官不可能像律师一样,一次次的尝试犯错,让当事人一次次的买单,来提升自己。

长此以往,法官会发现自己和律师的差距越来越大,庭审越来越无聊,对律师雕虫小技越来越不适应。

法官想要的是在律师参与的帮助下查清事实,理清法律关系,但律师的顾虑往往不在这里。

两个对抗,你讲东,他讲西,不能形成有效的对抗,只是要走一个程序,至于事实,那是你法官的事。

如何决定法律关系也是你法官的事。反正我会起诉一切可以起诉的,法官会选择你自己的选择。

原告律师给你带了一锅大杂烩,被告律师给你东拉西扯,真的让法官头疼。法院在判决中认为,总觉得法官是在自言自语,唱独角戏。

现在开庭!

庭审是非常严肃的场合,庭审礼仪是必须的。如果能做到更多的标准化,就要努力做到更多的标准化。

原告来了,没来;被告来了,没来,嗯,双方各有两名律师。

除了离婚案件的原告不敢来,其他任何案件的当事人都不敢出庭。如果庭审不清楚,没关系。如果庭审不清楚,你要通知二审或者安排当事人在庭审结束后接受讯问。你为什么不让法官生气?

你是律师吗?作为律师出庭为什么不穿律师袍?难道不知道民事诉讼法和律师法都要求律师在法庭上着装吗?

宫廷礼仪不仅仅是书面的,你穿的是便装。你如何让你的委托人相信你的律师身份?

穿律师袍不仅是法庭礼仪的要求,也是对自己律师职业的尊重.

好的,下次记得穿.

不仅要在这里穿,在其他法院和其他法院也要穿。你出庭并不代表你自己,而是代表律师的整个职业.

原告和两被告分别有两种法律关系。为什么在诉状中要求双方被告都承担责任?你主张的依据是什么,哪条法律,哪一条?

这个,这个.不管怎样,两个人中的一个必须承担责任.

你不知道,是吗?平时多看书,少打几次麻将,少刷几次Tik Tok.

现在被告的政策是回答原告的诉讼。被告提交书面答辩了吗?

没有,为什么没有?民事诉讼法不是明文规定被告应当、注意、十五日内不能提交答辩状吗?

作为被告人的代理人,既然接受了被告人的委托,就应该勤勉地履行自己的代理职责,对委托人负责,受他人委托,忠于他人,这不是一句空话。

法官语气平静,态度严肃,不容反驳。这似乎是轻描淡写,但它向各方发出了一个信息,即这位律师可能不可靠.

我们的口头辩护,123.

你的口头辩护,一字不差,是书记员做的,法官给你点颜色看看。不是你自找的吗?

原告的诉状已提前送达被告。他还能用什么飞蛾?需要即兴发挥吗?

如果不提交答辩,原告不知道你能做什么吗?

真正有能力的律师不会在意这些,但你还是沾沾自喜,认为自己是成功的。

哪个法官没有很多判决书要写?哪个文员没有很多卷要写完?为了安抚那一万个冲过书记员内心的“草泥马”,法官并不激烈。你凶谁?

在举证和质证阶段,法官对律师“凶”的地方更多,任何一条证据规则都可以用来“凶”你。

证据目录在哪?证据规则没有要求吗?

有证据的复印件吗?庭审前给对方了吗?

单位出具的证明可以带章取出吗?哪个老师教你的?

微信聊天记录剪个图可以当证据?

为什么给我带个电话录音用的u盘?为什么不把手机交出来放在音量里?

任何一个律师在开庭后要求委托人进行核实,最让法官恼火的是,法官在自愿回来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律师。

法庭辩论结束,双方律师记得在庭后向书记员提交书面代理意见?

必须,必须.

但是,判决快完了,还没看到什么代理词。

真不知道这些律师是怎么想的。书面表达真的很重要吗?

你真的认为你的辩论意见已经充分表达了,审判中没有什么值得你关注的吗?

你真的理解法官每一次询问的含义吗,你真的确定书记员完全记录了你的论点吗?

要求你提交书面代理意见,不仅是你充分表达意见的机会,也是对你律师水平、执业能力和专业素养的考验。

庭后不提交律师,只能让法官认为这样的律师不够专业,不够敬业,不够尽职尽责,不够聪明,不够懒惰。

想“凶”的法官就是这样的律师!

律师不专业、不专业、不负责任、懒惰,这是法官“杀”律师的最好借口和理由,但也有律师代表委托人遭受“错误”的案例。

渣男,有些聚会做得太过时、太糟糕了。法官认为有必要从心理上安抚对方的情绪。这时,他经常会无缘无故地突然斥责律师。

毕竟申斥当事人的风险太大,法官无法承受,申斥律师是不得已而为之。

作为代理案件的律师,虽然为一方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但也要有自己的是非标准,有自己的良心,不赚任何钱,不受理任何案件。代理案件的律师应该无愧于自己的良心.

在这样的时候,似乎犯错误的不是当事人,而是当事人的律师。

这时候法官越是用力“猛”,对方的怨气消失的越多,调解成功的几率就越大。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年轻法官可能一时冲动,与律师发生冲突,没有提前预测风险,没有预留接班人,很容易导致不良后果。

但是,成熟的法官不会轻易犯这样的错误。每一个“凶”都必须是理性的,有理有据的,克制的。他们不会用权力压迫人,而是用理性和法律说服人。在“激烈”之前,有一个预判,有一个被反驳后的回应。这时候律师只会更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