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法官有什么权《你还敢当法官吗?》

时间:2021-07-02 12:27:57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看完,你还敢当法官吗?

作者|赵飞(上海黄浦法院法官)

你当初为什么要上法庭?

因为我想当法官。

当法官有什么好的?

人人羡慕嫉妒恨

快乐和敌意,笑傲江湖

可以看八卦剧情悬疑大片

你穿上睡袍看起来既时髦又漂亮!

十年后,你敢这么说吗?

01

嫁给婚姻法

看完,你还敢当法官吗?

审离婚案的女法官难嫁?这是个未解之谜。

入庭第一天,领导对林说,你初来乍到,先熟悉一下工作,去参加几次庭审。无法掩饰内心的激动,她想到了“黄金律师”、“一号法庭”、“法律上的金发女郎”。

法院大厅的电子幕墙滚动了当天开庭的公告。林不假思索地走进418法庭,正在审理——号离婚案。

接下来的十年,她的日常生活中每天都会流传着下面的故事,她第一天进入的418法庭,成了她驻扎了半辈子的“战场”。

那年看了一场比电影还血腥的离婚大战,她冲进总统办公室说,我要办一个离婚案。

总统的下巴会在一次会议上掉下来。眼前这个女孩看起来光彩照人,像一缕欢快的风。换句话说,不就是个呆呆的男生吗?

看完,你还敢当法官吗?

为什么要办理离婚案件?

天天看八卦剧多有意思啊!

好吧,小女孩很有勇气。

就这样,她进了家事庭,成为她向往的样子。

有一年,她被判离婚,被大妈大伯从头到脚打量:你没结婚吧?离婚前回家结婚!那种不信任让她难以忘怀。

有一年,她失恋了,没能说服一对年轻夫妇。她感受到了生活和工作的双重挫败感,走出法庭时泪流满面,却又不敢被人看见。

10年后,她一个接一个的撕掉结婚证,分了一对鸳鸯,看了一集又一集的八卦剧,跟着一个又一个的教研员。然后,他开始自学助理法官。

助理一边发喜蛋一边说,霖姐,啥时候吃你的喜糖啊。

看完,你还敢当法官吗?

这十年来,家事法官收据押金的案子从30变到60,从60变到90,最后破了120,就像上海的房价一样。鸡飞狗跳,没完没了的和解,流水般的结束.

20岁把自己打扮到30,30岁把自己打扮到40。都是心情,又有谁想成为居委会大妈,却永远忘不了小时候被人从头到脚打量的尴尬,还有那句“你还没结婚”。

现在的徐娘,已经是久经沙场的半老了,不用再装成“大姐阅人无数”的皮了。日复一日,我目睹了爱情的丑陋,甚至在约会的时候,还被问到“你擅长分财产吗?”唯一不变的是“还没结婚”这句话。

梦想着成为婚姻法庭的律政佳人,哪想却成了「婚姻法领域的王语嫣」。

02

天黑请闭眼

看完,你还敢当法官吗?

刑事法官有一种令人艳羡的特权,叫生杀予夺。

死刑执行现场在郊区的一个角落,车停在人烟稀少的地方。一排不起眼的小房子被一堵水墙挡住了。不知道的人会以为是农田里的居民楼,却不知道这一排房子的尽头是与另一个世界的交汇处。

说来也怪,有时候明明阳光普照,但走进栅栏,却有阴风。丹颤抖着,嘴唇变紫。这是一个时空的边界,进去的人永远不会再出来。

在另一个时空,是受害者的回忆。在法庭的日光灯下,死者仿佛复活了,带着调查记录重复着杀人现场,一路走,一路流血,循环倒带。

一个关键的证据是受害者在死前不久刚买了一份保险,受益人是他的兄弟。直到去世,他才知道最亲近的人想要他的命。

人性不是用来考验的,而是用来凝视的。每一次生命的剥夺,丹的心都是一匹金马。

然而十年前,「生杀予夺」曾是她的快意恩仇。

看完,你还敢当法官吗?

毕业前夕,丹和她宿舍最好的朋友参加了一个毕业晚会。在复杂的情况下,我们都为过去和梦想干杯。

在回宿舍的出租车上,司机看到两个醉醺醺的女生,偷偷绕道越开越多。丹想起了前几天考试时的田尸倾倒案,就敢和女友们搭讪:

听说你今天又被判死刑了?

是的,我们法院最近收到了很多死刑案件…

出租车司机老老实实往原路返回。就在这时,丹突然发现“杀啊杀”是一种多么至高无上的力量。

它甚至能让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对你肃然起敬。

在刑警队的这些年里,丹终于体会到了那种“取之于命,用之于死”的感觉:既不快乐,也不骄傲。

当一个被判无期徒刑的毒贩被减刑出狱时,他发现十多年不见的女儿对滑冰上瘾了。当一个被判死刑的杀人犯告别家人时,他看到了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

有些犯人甚至没有家属给他送行。比如前面那个人,他唯一的兄弟,被自己亲手送到了另一个世界。

以命还命,有道理。但是对于刑事法官来说,死亡就像一片阴霾。当你走进去,穿出去时,阴霾的尘埃总是落在你的心上。即使你习惯了世界上的极端邪恶,剥夺了别人的生命,你也只能举重若轻。

这是一种惩罚与剥夺并存,成就与内疚并存,高光与暗光并存的正义。每一个死刑判决都像是“天黑请闭眼”的杀人游戏。

生杀予夺曾是丹的英雄主义,但如今她最大的愿望是:今年不用再判死刑。

03

老宅心惶惶

看完,你还敢当法官吗?

庭室之间若有仰视链,那么高大上的房产案在顶端。

但站在化粪池旁边的文却无法将此案与“高大上”联系起来:不到10平米的破房子,下水管道爆裂,粪便顺着天花板流下,沾在墙上,掉在地上。在她打开门的那一刻,薇薇安感觉到她的鼻子撞到了墙上。她第一次知道气味有重量。

角落里的床上斜倚着一个僵硬的老人,几只蚊子落在他的左臂上。老人无力地举起右手,却看着蚊子在他胳膊上吃了一顿,然后飞走了。

是一位患有帕金森氏症的老人,他有很多儿女和孙子。但是,自从生病以来,孩子很少出现,直到今年,老房子才搬走.一箱鸡毛。

雯没什么话可说,来房产庭是她当初强烈要求的。

入庭第五年,薇薇安终于从传统民事法院转到房地产法院。她满心欢喜,想着从现在开始,她可以处理一些高大上的案子,进入一些高大上的社区。

领导意味深长地说,去高档小区之前,先去老房子。

从此,她在搬迁战中被烧死。她生来双目失明,对每一条小巷、每一个角落都了如指掌,知道每一片土地何时被拆毁。我没有看到很多五颜六色的建筑,但我看到了很多破旧的老房子。

她读懂了老宅里的故事,一面是万家灯火,一面是人心惶惶。

看完,你还敢当法官吗?

在这座别有风味的老房子里,薇薇安想逃离片刻。她对不想回家的孩子有一点点了解,但她无法理解他们在法庭上生动的故事。

五湖四海的兄弟姐妹相聚,不是在大厅,而是在法庭。十年没出现的人形容对老房子的眷恋,但在老房子里住了十年的人,在家里是搬不动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计划:如何把蛋糕做大,留给自己。亲戚之间的关系,寂静岭上有太多的浓雾,看不清楚对方。

东野圭吾说,世界上有两样东西不能被直接看到,一个是太阳,另一个是人心。房地产法官认为,世界上有两件事不能低估,一是老房子的价值,二是人性的贪婪。他们能准确计算出每一笔搬迁费,却无法计算出人心的深度。

后来雯终于明白:哪有什么所谓「高大上」的案子,有的不过是人间烟火。

04

夜色中追捕

看完,你还敢当法官吗?

夜幕降临,百鸟归巢,但有些人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就在一个晚上的行刑之后,斌走进面馆,终于在网上名人吃到了早餐,不用排队。

执行局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套路:早睡早起就是早上睡觉,早上起床。对执行法官来说,夜晚是吗啡注射,让他们充满了鸡血。

郊区的一栋别墅,藏在灌木丛深处。一群伪装成保安的人在等他。夜色泼墨,月光无法穿透。一辆车开进车库,独自下来了。

打猎三年的老赖终于出现了。这个保罗于平是兴奋剂。他记得三年前的那个晚上,一个三岁的孩子在这辆车下失去了双腿。

他抱住孩子,听见他喊“好法官”。他无法想象他年迈的祖母是如何一路把他带到法庭的。

那沉甸甸的一抱,打开了情感的阀门:他要追到天涯海角。

但是,大团圆结局只是冰山一角,每次追逐胜利,都会受挫很多次。

当斌把孩子的拍照视频给司机看的时候,对方也流下了眼泪,但更多的时候,八千里云烟,八个月换来了一句“要钱,要命”。

我见过父母之间的争斗,也见过浇汽油带来的死亡威胁。有时候我敢亮剑,但有时候我很勇敢;感情有时候能让春雨,有时候只是白费口舌。

执行这件事,夜晚种下善因,未必会在清晨结出善果。

看完,你还敢当法官吗?

执行局是一个可怕的、丢脸的地方,不仅因为“周六不休息,周日不休息”的诅咒,还因为有一种焦虑叫执行失败。

十年前,斌用老赖的线索追了一个对角线中国,但当时信息没有联网,老赖带着三张身份证逃离了这个国家。

这些年来,他看到了很多新事物,比如限高令、电子印章、夜间查控等。老赖的招数层出不穷,打猎的手段也日新月异。社会在变,焦虑也在变,但焦虑只会减少,不会消失。当旧的焦虑被科技解决,新的焦虑随之而来。

好在夜里总有一些追兵,斌抬头一看,见东方是白的,就有一丝欣慰:无路可逃,每一步都算数。

他们一辈子都在追捕中焦虑,他们深知,公平正义或许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每个法庭都有故事,每个法官都有过去:判决离婚的不能结婚,被判死刑的不能自救,分房的习惯暗房出轨,抓老赖的总是焦虑…

在生命的这一端,它们需要光合作用来呼吸人类的烟火;在生活的另一面,他们潜入人性的深潭,收集阳光。

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看到生活的真相后热爱生活。

那么,看清了法庭的真相后,还会热爱这份看上去又飒又美的职业么?

——问内心。

看完,你还敢当法官吗?

看完,你还敢当法官吗?

看完,你还敢当法官吗?

问世界是什么,教人打官司

要不要笑死我好让你继承我的案子?

如何告诉法官密码?

小写?你支持我!

声明:本文转载自“ 庭前独角兽 ”微信公众号,在此致谢!

编辑:朱琳

排版:孙俪

审计:常陆

提交电子邮件:

[email protected]

看完,你还敢当法官吗?

看完,你还敢当法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