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法官的什么权《简论对法官独立审判权的保障》

时间:2021-07-08 12:57:13

在中央的统一部署和努力下,党的十八大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以来,最高人民法院在设置跨行政区法院、知识产权法院、巡回法院、改革刑事案件速裁程序、改革人民陪审员制度、司法责任制、完善司法人员分类管理、完善司法人员职业保障制度、推进省级以下地方法院和检察院人财物省级统一管理等方面进行了有力探索和创新。在上述举措中,将法官作为司法权运行中心环节的改革思路和目标贯穿始终。无论是突破地方对司法权运行的限制,还是打破原有司法人员类别的束缚,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映衬法官在司法权运行中的绝对主体地位。尤其是中央政府郑重提出“让法官审判,法官负责”的改革思路,实际上已经标志着中国法官成为了司法权的独立主体。

法官独立审判权确立的深刻意义

一是符合审判权的判断权本质。的司法权是法官依法行使的审判权。司法权裁判权的性质体现为应属于法官个人行为的边界,法官个人对司法权的自由裁量使用可以通过法律程序的制约和限制来实现。法官独立审判权的确立,明确了程序法意义上的司法权本质,有利于进一步推进司法权运行机制改革。

二是符合审判权的中央事权属性。的司法权是中央政府的权力,这是十八大以来反复明确的一个基本概念。司法权的行使以国家制定的法律为基础,这是全国追求的最有效的规范性文件。中央审判权的属性要求由法官独立行使,最大限度避免法院机构的地域性对审判权运行的影响。根据审判工作的需要,可以在相应的地区设立法院,但地方法院的法官以其独立的司法权为基础,通过在每个具体案件中适用法律的过程,体现了国家的统一性和司法权的完整性。

三是符合审判权的运行方式。的司法权是最民主的公共权力。即使在法官单独审判的情况下,司法权也必须通过双方举证、质证和阐述意见的标准程序来行使。在组成合议庭进行审判的情况下,司法权运行的最终结论只能由合议庭全体成员以平等的票数产生。法官独立享有司法权是合议庭、审判委员会等司法组织具有程序正当性的基础,否则将难以从程序法治的角度真实解释现行司法权行使模式的客观表现。

法官独立审判权确立的发展方向

作为现实的制度,一是要进一步弱化法院的地域依附性。法院将面临物质安全、时空环境和地方经济发展的影响,这可能导致地域性对司法权运行的影响。因此,在今后的改革中,应进一步探索跨行政区划设立和完善法院,弱化法院的区域依赖性,彻底实现司法权的中央权力属性,让法官独立享有司法权。

二是要进一步弱化法院本身的主体性因素。的理想状态下,法院内部的官僚管理制度只能存在于必要的行政事务中,而不能存在于审判专业中。法院院长可以在法院的行政事务、后勤支助和其他相关事项上行使院长的职权。但在审判业务中,庭长只应定位为法官群体中的普通成员,仍应遵循诉讼程序法律制度和司法权运行机制所构建的规则体系。因此,有必要在改革中弱化法院自身的主体性因素,逐步将其回归司法权运行的保障载体和裁判的时空场所

一方面,三是要进一步弱化审判职务的指令性色彩。的司法职责有利于组织司法资源,协调司法事务,为司法权的顺利实施创造条件;另一方面,司法职责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法官独立司法权的行使。比如审判长的倾向性意见可能会给合议庭其他法官心理暗示,审判长的态度也会影响到陪审团其他成员。因此,在实践中探索了审判长、审判长最后发言等相关规则,以克服类似情况。但是,只要司法职责还存在,就必然会从立场层面产生指令性色彩,从而减损法官独立享有司法权的意义和实际效果。因此,在改革中,有必要弱化司法职责的设置和影响,仅保留法官职级,实现“谁主持案件、谁担任审判长”与司法组织中是否没有官职而只有法官职级是否高级的区别,真正保障法官独立行使审判权。(陈小康吴世春钟丽君)

(作者单位: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来源:人民法院报